我在巴塞罗那的三天落难记

前言

现在正在去巴黎的飞机上,在那里还要等上9个小时才能够登上回广州的飞机。窗外的天空很干净通透,可以直看到地面,不过我完全没有心情欣赏。不记得多少次,在赶往不同地方的路上,坐在地铁车厢里,躺在单间小床上,跟领事馆打电话的时候,看见老婆同事同学发来的另人感动的话语,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说来还真是难为情,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还这么脆弱。不管怎么说,踏上了回家的路。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于是把这几天遇到的人和事都记录下来。这次经历实在太难忘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事,遇到这么多人,平生第一次录口供,第一次满大街翻垃圾桶,第一次求收留,第一次接受别人的衣物捐赠,也许这辈子都会时不时地涌上心头。

在太多人的帮助下,只有一部手机和一个钱包的我才能在短短的三天内办妥所有相关手续,得到各种信息并且作出决定,买好机票,安排好工作所需。

Stone, Rainy和Cherrie努力地帮我安排UK的事宜,联系Anne和CIU。帮我翻找我留在UK的资料,帮我出主意,提供我需要的信息,帮我UK的手机充值,帮我买回国的机票。他们是反应是最快的。

Marcus和Ramesh持续关注我的状况,联系Jon和Anne,并照顾我手头项目的进度。Ramesh询问是否需要现金,可以帮忙安排。最后权衡利弊,做决定也还是需要他们的意见。

Brian把公司在巴塞罗那的办公室地址告诉我,并安慰我他也曾经遇到类似的情况,可以顺利解决的。我在那里也得到不少帮助。

Jon和Anne也在积极联系CIU和PwC获取建议,这些信息对最后作出判断和决定起了很大作用。

Vincent, Kimberly和Colin也发来信息问候,他们帮忙照顾我在中国的Team和工作。

公司在巴塞罗那的办公室Nerea和她的Manager提供电话,网络,帮我在网上发函给UK领事馆的代理并咨询UK签证的事情。并且代为通知我Manager目前的状况。
一家中国人开的餐馆,可惜我没有记下名字。里面的阿姨带我到警局报案,老板提供了WIFI和一顿免费的晚餐,服务员小伙Leo找来朋友,帮我跟Hotel要receipt并加住一晚。

警局里遇到另一队中国人也是失窃的,其中一个会讲西班牙语,就帮我翻译,告诉我领事馆电话。还给我张阿姨家的地址。不过当时慌乱没记住,后来通过领事馆才联系上的。

一个不知名的领事把当班钱领事的手机号码告诉我,并安慰我他们一定会帮忙的,不要着急。

钱领事帮我加急办手续并且在非工作时间接受我的咨询。出证那天也不是对外办公的时间。还借他的手机让我和Marcus取得联系。

领事馆柜台的小姑娘在看我着急不知道怎么联系朋友的时候暗示我有个WIFI可以使用。当然现在也没弄清楚这个WIFI哪里来的,看名字好像是某人移动设备的热点。

3+2和电信的大学同学都送上鼓励和宽慰的话语。小元,张伟春,oldog和梁伟明都积极帮忙联系出入境的朋友看能不能帮上忙。

申请当天的时间中国已经下班了,老婆的同学帮忙托好人,在第二天一上班就回复了领事馆。这个忙帮得最及时,要不然我还要等多一两天。

在巴塞罗那,张阿姨收留了我两晚还管饭,在异国他乡流落,能吃上中国饭菜真是很温暖。

一个马来西亚的小伙子Jimmy把他还没穿过的衣物分给我。

三个台湾来的自称不是中国人的男孩也关心地询问,说一些趣事消解我的负面情绪。其中一个叫郑育宸的男孩把他的T-shirt给我,因为他担心马来人的衣服对于我来说太小了。

一个充满正义感,鄙视西班牙,热爱祖国的法学博士潘灯大骂西班牙小偷,让我心里也好受一点。

跟我有类似遭遇的屁股楠,被偷了瑞士ID卡,顺利蒙混过关后,发来祝福的话语。还有其他的住客也表示关心和安慰。就像一个大家庭。

在一家中国超市买日用品的时候,刘老板分文不收,把东西全送给我了,外加一个旅行包。

还有很多帮助过我的人,我在心里表示深切的感谢!

事情的经过

  1. 星期天下午被偷,报警
  2. 星期一去领事馆申请旅行证
  3. 星期二到UK领事馆询问签证事宜;找到公司办公室打电话,联系签证代理;到领事馆拿到旅行证;到机场看能否登机回伦敦,结果不行;准备打道回府,买回中国的机票。
  4. 星期三乘飞机回国。

星期天

趁着周末两天到巴塞罗那玩两天,第一天兴奋得到处跑,没停留过,估计小偷都没机会下手。

第二天星期天行程不多,在蒙锥克山上的长椅上抱着背包,晒着太阳,吹着海风,打了个盹,然后这样就自我催眠了,反映开始迟钝。下午四点多在早上发现的华人餐厅点了几碟小吃,准备吃完了就上机场回伦敦了。可能是因为行程快结束了,警惕也放松了,坐在餐厅外面的椅子上听歌等吃的,背包就放在左手边的椅子上。这时右手边有个欧洲面孔弯腰过来问路,我对人性过于乐观了,也没想太多,就指给他了。突然感觉不对劲,一回头,我的背包不见了,再回头刚才问路的人也没影了。我的脑袋里嗡的一下子白了。大叫"我的包呢?"餐厅服务员跟着我出来跑过了一条街,没发现人影。我想这下完了,不停的念叨着"我的护照啊,我的护照啊,什么都可以给他,我的护照在里面啊。"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但是就是冷静不下来,不停怪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明知道这里小偷多。然后又自责为什么护照不随身放。这下子麻烦大了。接下来的几天也在不停地想:要是我的护照跟手机钱包一起放在裤兜里该多好啊。

既然事情发生了,第一时间叫服务员带我去警察局报案。我是连奔带跑的往前赶,还闯了好多红灯。总希望能快点逮着个警察他能帮我立马去追去搜。后来自己也觉得这种想法太可笑了,人家有流程,要填好多表的。一进去就看见好几个亚洲面孔,一听他们说话,也是中国人。一个女孩趴在男朋友肩上哭,听说他俩的包也给偷了,两个人的护照钱都没了。另一对夫妇帮忙作翻译,后来还留了50欧给他们,说去找张阿姨,可以寻求一些帮助。跟那对夫妇一起的另一个女孩,在巴塞罗那逗留了三天等消息,结果还没有,准备明天走了。我脑子热着,还忙着填表,没太关心。填完表立马联系Stone,我现在的手机里也只有他的UK电话了,说我今天估计是回不去了,叫他通知Rainy跟老板交待一下,并且帮忙看公司有什么办法把我捞回去。

填完表警局的英文翻译跟我说给我复印件,盖章,我就可以走了。我说什么我就可以走了,我见过那人,我要认人。我瞎蒙的,警匪片都有这么一出。翻译说今天太晚了,不一定能办,但还是帮我去里面说,然后让我等。这一等就两个小时,期间来了四个英国莱斯特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其中一个壮男被偷了背包,护照也没了,剩下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我说你宝贵的相片保住了,我昨天一天的相片都没了。后来又来了一个本地的华人女孩,手机被盗,虽然知道找不到了,但是心不甘过来报警。两小时我观察了一下,一半是华人,一半是其他国家的。有一对加拿大来的黑人夫妇是被拉了链子。

大概六点多,我被叫进去录口供,我这是平生第一次在警察局录口供,那个帅哥警察叽里呱啦的说一堆西班牙语,然后英文翻译就翻两三句。除了问我经过详情,就是你们领事馆会怎么怎么样,航空公司会怎么怎么样。我心想你长这么帅有什么用,会办案抓贼才行啊。然后问我那人长什么样,高度,头发颜色,瞳孔颜色等等。说实在的就那么一照面,我还真记不清楚。他根据我的描述调了八页相片给我认,我指出一个,但不是百分百确认。他说要不是100%,抓来如果不是的话,他会起诉我。我估计不到后果,于是就放弃了。警察还说星期一是西班牙节日,没有商铺开门,领事馆也未必开门。据说领事馆一三四对外办公,如果星期一不开,那不要等到星期三?我这两天怎么熬啊!后来这些担心消除了,后面再说。

录口供的报告是西班牙文的。我说这保险公司会不会认的呀,我刚才填的表都有英文的,你把那份也复印盖章给我行吗。他就说那份是不录口供用的,我现在录口供认人,那份就作废了。在我软磨硬泡之下,他终于肯把那份表里面丢失物品的两页盖章给我,说这是特殊给我的,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要我先收起来。然后才把那个正式的满是西班牙文的报告签字盖章给我。

从警察局出来已经是八点多天快黑了。四个多小时。我盘算着要找个地方上网:一是和家人取得联系,二是交代星期一的工作,三是找领事馆。餐厅老板把我落在桌上的水杯收起来了,我回来的时候,把我之前点的东西拿来再加一篮子面包和饮料,说你就吃吧,管饱。我鼻子就开始酸了。我说趁天还没完全黑,去垃圾桶找找护照,翻了几条街,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到处翻垃圾桶,真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一步。翻了半天没影,就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在餐厅用他们的私人WIFI上网。一上网看见拯救Basel的微信群已经成立了,Stone, Rainy跟Cherrie已经通知公司了,帮我把UK的证明文件翻出来了,正在询问我的情况,要不要帮我的手机充值,24小时待机什么的。一下子没忍住,扯了几张纸巾跑到外面冷静一下。发消息给老婆的时候也没忍住,就这么进出了餐厅门口几次。我这一路都很小心,怎么到临走的时候晚节不保。想着就后悔难过。叫她别跟爸妈说,老人家帮不上忙还要陪着担心。

给老板和相关公司人员的邮件发好了之后寻思怎么联系大使馆,不同地方给的联系号码都不一样。借了Leo的电话,穷游锦囊里的肯定outdated了。当地华人报纸上提供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没人接。警察局给的号码也没人接。估计是过了工作时间。上网查到一个24小时电话,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拨过去,尽然有人接了,是一个手机号码,后来估摸着应该是一个领事。他说领事馆肯定会帮忙的,不过他明天出差,钱领事负责护照的事情,留了钱领事的手机给我。并说明了领事馆明天是开门的,但是UK领事馆肯定不开。我就盘算着星期一搞护照,星期二搞UK签证。后来证明这种估计太乐观太傻了,按下不表。

查好怎么去领事馆之后已经很晚了,今晚住哪里呢?昨晚住的地方在附近,不过老板不会英文,之前也是比比划划的才安排好。而且这里费用不高,但是也不低,我都不知道要耗多久,这里不是久居之地。这次我想要Reciept,也许保险公司会需要。还好Leo找了他朋友过来做翻译。躺上床我就累趴下了,澡也没心情洗,脑子里面被后悔和尝试消除后悔保持镇定的想法给充满了。迷迷糊糊的。

星期一

凌晨起来白水冲了个凉,没有沐浴液也没有衣服换。然后直奔领事馆。之前那个领事提醒我要照护照相,地铁有照相的机器。Sants火车站比较大,应该会有这种机器,我一路走过去一路顺便看看垃圾桶。迎面走来两个人,觉得其中一个跟我昨天打照面的有点像,有点遮遮掩掩的动作,我盯着他们,想喊出来:"把护照还我!",但是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我不确定,而且以我的身形,明显不是对手。就这么盯着他们走过去。他们也没看我,不知道是不是心虚,打着喜哈吹着口哨过去了。我站在那里后悔如果喊了,说不定人家发慈悲告诉我护照扔哪了。但也觉得不该去冒险,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路上遇到收垃圾的车,我问他们有没有看见护照样的东西,其中一个年轻人会英文,跟他们解释了一下。他们说没有,我就留了电话给他们,说看到护照联系我。他们答应下来,不过至今没有消息。

到火车站买了个牛角包,拿出仅有的硬币照了张超级憔悴的相片。就进去等地铁了。因为时间早,等地铁的人不多,每班间隔也长。这时进来三个人,衣着就跟街头混混一样,没有带行李也没有挎包背囊什么的。有个人做夹烟的动作,示意问我借烟,我摇摇头。接着他们就在我周围晃悠。我觉得不妥,找个稍远的有其他人的地方坐下。没一会这三个人也晃过来了,我就警觉起来了。地铁来了,我选择在两节车厢中间稍等看他们上哪节我就上另外一节。但是他们喊着我听不懂的话左右晃着就是不肯上去。我一定要上了,车门一关地铁站没其他人我更危险。我往左边跑,他们就往左边跑,我往右边跑,他们也往右边跑。关车门的嘟嘟声已经想起了,我硬着头皮冲上前面一节人稍多的车厢,那三个人也在最后时刻冲上来了。我这是在演警匪片吗?!我找了个左右有人的位置坐下来。其中两个人走过我的位置坐在车厢一端,另一个跟我借烟的晃到另一端。我心里害怕,得想个法子甩掉他们,哪站人下光了,他们要是明抢我就真没办法了。我左手边带着背包的是个壮男,起身走到门口准备下车。我一咬牙,起身跟上,问你会英文吗?他说一点点。我就大声说我想找警察,有人跟踪我。他没太听懂,不过听出警察来了,他就对着车站表跟我说哪站有警察局,我要坐回去几个站。事实上我是想找当班在地铁执勤的,工作人员也行啊。这时车停了门开了,我也没时间解释了,那人一下车,我就紧跟上,让人以为他带我去找警察。我边走边看跟着我的三个人,他们隔着车窗也盯着我,但是并没有下来。我走到出口并没有出去,但是还是放心不下,走到对面站台观察确定他们真没有下来才稍微安心一点。在接下来的一列车上面我也紧张地看着每一个人。领事馆离地铁口有一段距离,地铁出来也没什么人,我是一路小跑,直到进了领事馆,见到玻璃对面的中国人才长舒了一口气。这事给我产生阴影了,我看着哪个西班牙人都觉得不是好人。

接下来我跟玻璃对面的小姑娘说明情况,问钱领事在不在,希望他能帮我。她说这事我可以补办一个旅行证,但是护照要一个月。我在网上看到UK领事馆不认旅行证只认护照,不会给旅行证贴签证,这让我非常犹豫。但不管如何,我先弄个旅行证吧。她问我有没有原护照的复印件,我说没有,但我手机上有扫描件,问有没有WIFI,我发你邮箱。她拿我手机过去看了一下,说领事馆是不提供WIFI的,要我另想办法。我就着急了。后来她帮我去找钱领事,回来的时候说要不您试试搜一下有没有其他地方的WIFI。我说有也是上锁的吧。她说您就试试呗。我反正没别的办法,什么都可以试,一搜果然有几个。她指着其中一个,这不是没上锁吗,试试。我看名称还想是一个pocket device的WIFI,不过连上去还真能上网。这就是我能在领事馆联系老婆和同学们帮忙的原因。

钱领事带我进了一个房间坐下了解了我的情况,说可以立即帮我办理,发邮件回国确认,并且加注特急。但是时间主要是花在国内确认的环节上,如果国内回复了,他们制证只是十分钟的事情。要是能托到人,就更快了。不然一般也要两三天。我说我立马找人,您赶紧帮我发邮件,两三天我熬不过。于是我就跟我老婆说找人,还在同学的里面喊开了,不少同学表示关心,小元,oldog,张伟春和梁伟明都帮忙联系朋友了。Cherrie跟Stone也转发了。这时候是中国临近下班时间了,我挺急的。估计今天是出不来了。老婆安慰我别急,她已经找同学托人了。期间又感动得想哭,不过这么多人在场,遮遮掩掩地忍住了。

这事办了,就只好等了。钱领事说明天不对外,但是如果收到回复,还是可以帮我办。当时特感动。

接下来要找个落脚的地方,还住酒店我吃不消。钱领事介绍我到张阿姨那里,她人特好,以前类似的情况只是象征性的收点钱,没钱的她干脆就不收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做饭给住客。我钱包还在当然不能白吃白住,但是我确实需要一个环境摆脱孤独无助的感觉,要不会疯掉的。于是下午去找张阿姨,于是遇到了前言里面提到的那些可爱的朋友。张阿姨,王阿姨还有张阿姨的先生让人特别有爸爸妈妈的感觉,吃完了还不让我自己洗碗。两个台湾男孩在玩网路游戏,法学博士大show他拍的漂亮姑娘,另一个台湾男孩问我的情况还聊他们的乐队,说:"妈妈说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法学博士听了我的遭遇开始暴粗,说西班牙跟中国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要建议外交部停发签证给西班牙人。今年建交40周年都没有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访,说明中国根本就不重视西班牙。还说全世界最穷的是希腊,倒数第二就是西班牙。这人真能说,虽然我觉得他吹水居多,但是听了还是很受用。还有两个叔叔级的人也在旁说说话。一个马来的旅行者和台湾男孩把他们看见我连保暖洗换的衣服都没有了,今天也没有商店开门,买不到东西,就把他们的衣物分了一些给我,这让我暂时没有那么焦虑了。

张阿姨不肯说住宿费多少,就说你安心处理你的事情就行了,大家一家人不收也行。我觉得过意不去,下楼买了点苹果给大家吃(下面有个巴基斯坦人开的24小时店,法学博士说他们视只有中国人才是他们的朋友)。还有牙刷和剃须刀,三天没剃胡子了,多落魄啊。

下午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下。就开始关注公司的回音,上网查资料计划明天的行动了。Anne已经联系CIU了,但是还没有回音。中国那边的HR着手出我的工作证明了。之前钱领事说UK签证只能在马德里办让我挺头疼的。我还要想办法联系确认一下。Brian给我的公司驻巴塞罗那地址也要去找一下。我手机上幸好存有我为家人申请UK签证的所有资料,包括我护照,签证,UK收入证明,工作合同,还有以前的工作证明,明天打印出来应该证据充足吧。

星期二

一早4点多睡不着了,开WIFI收到老婆的消息说已经回复领事馆了,要我确认她好回她同学要不要继续跟。我说领事馆一上班我就问。还是老婆跟她同学给力。7点起来早饭没吃就出门了,今天大街上的人终于多了,终于上班了。UK领事馆8:30开门,我一早起来就过去了。我第二个到,前面已经有一位女士是英国人,也被偷了包没了护照。后来又来了几家英国人,类似的情况,等候的时候都在互相诉苦。看来这里的贼并不只是关照中国人啊。看网上说英国领事馆只处理本国人,我们这种都是交给代理的。果然我被卡在了门口,保安交给我一张指引,高亮了几行,说明护照和签证被盗的情况要找一个叫Worldbridge的代理。有一个巴西女孩和我一样被卡在门外,没钱没护照,不知道巴西在巴塞罗那有没有领事馆能帮助她。我自己的事还没搞定,也是爱莫能助,安慰了几句,然后就Good Luck了。

时间还不到中国领事馆上班时间,就按照公司办公室地址找过去。果然找到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今天上班的总共两个人。一位男士把我带进去,核实了我的身份就借了一间会议室给我。我得以打了几个电话。跟Marcus联系上,他说现在在西班牙能不能办到签证还很不确定,最稳妥的还是回国办。我说同时在咨询代理,另外在网上看到有人从意大利用旅行证和警察局报告是可以成行并入关的,这我得试试,可以省却很多麻烦。后来打电话去代理那里,她说这种事需要我在他们的网站上提交邮件咨询,她们会escalate并尽快回复,我还没机会把所有事情说清楚,她就打断我了。没办法只好央求那位男士的秘书Nerea帮我提交邮件,我口述她帮我录入。当天收到的回复是已经escalate了,具体指引是星期三上午收到的,不过我那时已经买好机票准备回国了。之后Nerea帮我发了邮件给各位老板通报我的情况。

出来就打电话给钱领事,他说收到回复了,今天做给我。这是我今天听到的唯一好消息了。赶到领事馆是12点多了,钱领事给我开的门,证一会就做好了。一本蓝皮,没有任何签证的本本,至少我现在有身份了。

回到张阿姨家吃了点东西,拿着旅行证和打印出来的资料就去机场碰运气了。只要卖票给我让我登机就行了,去到海关我再磨嘴皮子,我是这么打算的。要出去买个包背上被人捐赠的衣物,还要买毛巾肥皂内裤什么的,就到了王阿姨指给我的中国人开的超市。那老板姓刘,看见我中国面孔,问我需要帮忙吗,我就说我要个包,还有基本日用品,但是都挑最便宜的。他看我挺落魄的样子,有点奇怪,我就把我被偷的事情说了。刘老板很耐心的帮我想有什么需要的,连内裤的码数都关照到了。我挑了个最简单的塑料袋加两条背带,他说这不行,就拿了个旅行袋给我,我说不要,我现金不多,要省着花。他二话没说,东西全塞包里,推给我说:"都送给你!"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推了好久,他还是不肯收钱。我只好要了联系方式,然后回张阿姨家收拾东西去机场。

收到公司Jon的邮件说PwC的建议是1)回国处理,2)到马德里申请签证,需要2-3周。2到3周太长了,我当时就决定从机场去伦敦不行就直接买机票回国了。Stone说公司的证明出来了,电子版的已经寄给我邮箱了,原版要不要寄到西班牙还是伦敦。电子版我收了老半天收不到就放弃了,Rainy扫描了我在UK警察局登记的资料,我打印出来带上。

跟张阿姨道别,说希望我不要再回来了,能直接飞到伦敦。我就直奔机场了。到Ryanair问,说上星期一个相同的情况,问过领事馆,不能卖票给我。看来这情况还不少。于是去British Airline,心想公司大点,应该跟海关有点关系吧。柜台的阿伯听了我的情况拿了我的资料说帮我问,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希望,默念上帝保佑,阿门。等了一会,阿伯回来说很遗憾,他已经详细把我的情况和资料给巴塞罗那的UK领事馆说了,不行。我问有没有跟UK海关联系,他们能放我过,你就能让我上机啊。他说他只有办法联系这里的领事馆。又磨了半天,还是不行。打电话给Marcus有点激动地说没办法,我还是回国吧。就去问回国的机票,被告知今天的没有了。明天有飞北京的,没有广州和香港的,其他中转的也查不到,我对她的系统完全没有话说。只好沮丧地打电话给张阿姨说您得多收留我一晚了。

回到张阿姨家吃了晚饭,开始买机票。因为我没有任何签证,张阿姨建议我不要在第三国中转。但是从巴塞罗那没有直飞的,最安全的是去马德里坐国航直飞北京。太麻烦了,我决定找个中国的航空公司试试。南航的航班太早的我交通不方便,时间合适的又没有票了。只好买法航承运的,在巴黎要等9个小时。这让我有些忐忑不安,据说巴黎转机仍然要过一次关。是Cherrie帮忙买的票,我的银行Token和国内手机都在伦敦没法网上支付。Rainy的父母同一天到广州机场转机,可以帮我带公司笔记本,银行Token和手机等重要物品,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已经疲惫不堪了,星期三终于可以回家了。星期三上午收到代理回复是需要去马德里办,时间最少48小时,加上填表预约的时间,估计也要一周,中间要是再隔个周末就更久了。于是,我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后来的小周折

法国转机也要过一次关,他很怀疑的看着我说我没有在欧洲停留的申根签证,我就把我原护照签证给他看,有解释了一大轮个中的复杂关系,伦敦,巴塞罗那,法国和中国,终于发善心让我过了。

出了广州机场才发现手机卡要100元,还要付现金,可是我没人民币在身上。只好周围找人借手机才联系到Rainy父母。又发现他们转机不出机场,我如何才能进回去呢。我只好在出口的地方求管理人员,说我刚出来的,落了东西在里面,拿了就出来。这是海关刚盖的戳,这是我的机票,刚从巴黎来的。要不您看着我,我肯定不做坏事。他说你包不能带进去,去那边寄存。我说我才给偷了,这才拿个旅行证回国的,没钱寄存啊。我没什么贵重东西在里面,我放一边行了,不要你们负责,求求您行个方便。最后终于让我过安检进去了。一头汗水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